腎臟水藍色亮細胞癌 clear-cell renal cell carcinoma

目前日期文章:201608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   這一年來很多朋友去接受高劑量維他命C的注射(以下簡稱Hi-C),也都很熱心的推薦我去試試;每位朋友對Hi-C的理解不盡相同,有人認為Hi-C可以治療癌症,Hi-C可以幫忙改善化療的副作用,Hi-C可以幫忙補捉自由基,到Hi-C可以美白。這裡以注射Hi-C可以治療癌症這一項最有爭議,基本上維他命C對身體的益處是已經被肯定的,但是治療癌症這項一直沒有正面的臨床證據,甚至在2007年還有期刊發表注射高劑量維他命C是錯誤的行為,因為高劑量的維他命C會拉高身體對營養素要求的齊頭水平,反倒造成其他種營養素等的缺乏。

    這次我們三個朋友一起,決定去拜訪鼎鼎大名的高雄X大醫院癌症輔助整合專科的陳主任;一個是我,腎臟癌四期轉肺,手術切腎切肺,現在只能標靶藥物控制腫瘤的生成;一位也是腎臟癌,三期無轉移,手術後傻傻的觀望了幾個月,然後提心吊膽的繼續觀察下去;另一位就厲害了,胃癌四期皮革胃,手術切除、化療、放療、腹部溫熱療法、口服化療TS-1什麼都做了。我們三位有幾個共同點,我們都有去日本久留米醫院,接受他們的胜肽免疫療法,及我們都很樂觀,很愛吃很愛聊天。

    陳主任的門診在癌友間是足具知名度的,去以前我一直很納悶,注射高劑量維他命C是那一門專科,掛好號才清楚它叫整合醫學門診,是對有須要的病人,提供除專科病理外的整合照顧。我們坐一早七點多的高鐵到左營,叫了台UBER(195元)到達醫院才十點出頭,居然已經過號到57號了,填好初診資料,量好身高體重血壓,完成後交給診間護士報到,這時候才是等待的開始,因為規則上大家都遲到才會讓號碼跑那麼快,後面的全變成過號等過號的,等得可久了;下次不管掛幾號,就是儘早到應該會比較省時間。因為我們回程依然路途遙遠,最後還是拜託護士小姐先幫我們安排,她很親切的讓我們三位一起,共同瞭解醫生的說明之後,再依個別的狀況給予整合醫療的協助。

    我們提出預擬的唯一關鍵問題:注射Hi-C對身體會有哪方面的傷害?尤其對於腎臟病人,因為我們都剩只一個腎,當然必須適當的保護使用。醫生的回答很正面,除會造成假性的低血糖以外,不會有傷害身體的情形,並肯定對腎臟不會有危害的。陳主任拿出下列的圖表,開始細心地跟我們解釋能幫助癌症患者的整合醫療照顧;陳醫師開宗明義的解說:外科手術直接把腫瘤切除或減量,化放療拼的是兩敗俱傷,標靶只能壓抑,目前還沒有任何方法能治好癌症。因此整合醫療提供外圍的幫助,與腫瘤形成動態穩定,幫助病人脫離腫瘤的威脅。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    這段時間有很多新朋友去日本久留米大學醫院接受胜鈦免疫治療,前篇已介紹過從福岡機場乘坐高速公路巴士直達西鐵久留米車站,這一條最直接且簡單的路線。由於日本人對於交通安全的重視,而那裡又是一個天災地變很多的國家,在去年的冬天,我們曾經遇到路面結冰而封閉高速公路;今年春天也發生過因為大豪雨封閉高速公路,又或像上次的熊本大地震後;有的朋友急了,伸手趕緊攔了計程車就出發,結果情況變得更麻煩,整個塞在路上動彈不得,去幫日本人守公路,還花了幾萬塊日幣的車資。

    又有最近、台灣機場狀況連連,或是晚班機出發的朋友,一稍有延誤,抵達福岡機場已經錯過了最後一班巴士,總之綜合以上的總總,凡只要搭不上機場高速巴士出發的,可從出關的國際線機場,搭乘免費的接駁車到國內線機場,轉搭地下鐵空港線,或是直接從國際線機場搭公車,到博多車站及西鐵天神站。

    更清楚的講,福岡車站指的會有兩個地方,分別為博多車站及天神車站。從機場出發的地下鐵空港線,往西行首先會到博多站,這裡是JR的福岡站,地下鐵再往西走會經過祇園站、中洲川端站,接著抵達天神站,這裡是西鐵的福岡站,是我們第一個目的地。

    當然也可以不要巴士地鐵換來換去的,直接搭計程車從機場到西鐵天神站,費用大約2000多日幣,不會講的拿張紙寫” 西鐵天神車站”中文字,貼心的司機會放你在北口下車,走沒幾步路上樓就可以搭到往久留米的大牟田線電車。從博多站坐JR也可以到達久留米市,但是西鐵久留米跟JR久留米,是兩條平行的鐵路,是兩個不一樣的久留米車站,兩者中間大約有4、5站的公車距離。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想起開始寫這部落格的緣起,全因當時casper的一句話;

那時候、他雙眼炯炯有神的突然盯著我的眼睛:

你有寫部落格嗎?   當然他老兄寫了不少,都可以集結出書了。

這話問得我很心虛,罹癌以後我很努力的到處尋找希望,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