腎臟水藍色亮細胞癌 clear-cell renal cell carcinoma

目前分類:故事與觀念分享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  今年的農曆年難得閒逸在家裡,我們小孩alan我們都玩笑稱呼他老闆,不經意的說,左邊胸肌中線怎麼有微微的凸起,需要仔細看能發現真的有點,類似小饅頭的弧度很平順的稍微是膨了一點。我們猜測可能他平常在學校打羽球造成肌肉不平均的關係,老是一桶球沒多久就打壞光了,聽說每打起來是很猛而殺氣騰騰的。

   年後開學是高三下學期,年前學測剛考完,正常上課的第一天早上先幫他請假,到家醫科關心一下這個凸起,從那天起我們家開始過著提心吊膽渡日如年的一個月。醫師仔細地問診,除平常過敏體質,空氣溫度或品質的改變常讓老闆的鼻子變得不受控制,接著就是無止盡的過敏咳嗽,雙眼結膜腫漲發紅,眼睛都幾乎快被他揉出來而不能自已;醫生人很好,讓我們照完X光馬上可以回到診間看結果。

大約等了二十分鐘後,醫生把我們叫進去,片子上看來很奇怪,心臟的上方怎麼會有陰影,這是不正常的片子依影像來看,心臟不該是這種外觀的,裡面一定有什麼東西,於是幫我們轉掛了隔天的胸腔內科。

   近來環境品質惡劣PM2.5肆虐,肺部病變是違害健康的首兇,醫院裡不僅胸腔內科開的診次多,而且每診都門庭若市真是大諷刺。胸內醫生看了X光片,直接處置抽血檢驗及先做電腦斷層,看內部是長什麼樣子,原本隔天是我大檢電腦斷層的排期,跟放射線櫃台商量一下,把明天我的斷層時段先讓給alan,我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,痛苦的等待焦急熬過了四天,隔週的門診時間我們進到診間,醫生已經開好片子在螢幕上,這是前縱隔腔腫瘤有10x10x7.6公分,剛好在胸腺的位置,然胸腺應於成年時漸行縮小,因此他判斷可能是胸腺瘤、生殖細胞癌、淋巴癌、也有可能是骨肉瘤;滑鼠指向胸口外觀凸起的位置,亦正是這個腫瘤從兩根肋骨間擠出,肌肉層才顯出凸起的外觀....,只是抽血數字正常,只白血球及血小板於臨界值。

文章標籤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 今天有機會參加了一場肺癌戰友的群組聚會,這個群組是串聯全台肺癌朋友或後勤家人的最大平台,在這個有如大家庭裡,可以交換醫療心得,互相鼓勵、安慰、苦中作樂、談天說地;但這三百人的大群組同時成了商人的目標,更有偽裝為後勤的潛伏者,以包裹糖衣的虛偽關心,迴游在這堆眼神空洞而弱勢的魚群中,伺機吞噬每隻落單的小禁臠。

 

    在癌友分享間,突然聽到一個讓人很不舒服的故事:這位小女孩應該只二十五、六歲的樣子,青澀而有禮貌的臉上掛著絲絲的憂愁,形容是焦慮與擔心或許更為恰當(簡稱她是F女)。F女的媽媽很難得的,已經有八、九年的順利抗癌經歷,每每承受著標靶藥物的副作用時,從鬥志高昂終至有點小鬆懈,她自行減少藥物的劑量,在這個調整之後,很快的病情惡化移轉到腦部。

 

文章標籤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想起開始寫這部落格的緣起,全因當時casper的一句話;

那時候、他雙眼炯炯有神的突然盯著我的眼睛:

你有寫部落格嗎?   當然他老兄寫了不少,都可以集結出書了。

這話問得我很心虛,罹癌以後我很努力的到處尋找希望,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今天早上在戰友會看到一篇貼文,有位癌友,透過朋友引見一位博士洽談咨詢,博士賣的保健品,宣稱可以治癌;一天要價2萬,朋友介紹特惠價一天一萬二千元,這樣的訊息,使我很生氣的順手摔了桌子上的東西,可憐了那隻無辜的滑鼠。這樣也可以,那麼世界知名的如 輝瑞、葛蘭素、默沙東等各大藥廠,不用再花巨額的人力物力去研究,也不用搶著公佈最新研究結果了;大家都去搶這位博士就可以了。連博士的博士老師都治不了的癌症,博士賣的保健品是什麼內容,有這麼神?它真的是什麼博士,請它(不是”他”)公佈一下內容成份怎麼樣!我們到超商買包科學麵、買個口香糖,背後的成份都寫的清清楚楚的。所以、二個很重要的觀念:

【不明成分的東西不能吃,不知道是什麼更不能打進血管裡】

【你這麼厲害、國際上的醫學期刊都假的喔?怎麼都沒提到你】

    在2013年的十月再次做了胸腔手術清除肺部的腫瘤,罹病的這半年來一直在思考,就算這世上還沒有治癒癌症的方法,至少追求穩定,別讓它再惡化下去是可能的吧。於是,我放寬了對於”相信”這件事的參數,只要有人介紹,說是對癌症有益的,我都會去試試。經過手術後身體比較虛弱,在埔里的師父很慈悲的邀約我過去靜養一陣子,其間很多很熱心的朋友,一般都是道場附近的居民,洋蔥、大蒜、酵素都出來了,連生酮飲食都有人推薦,可是他忘了這是在道場裡,我得去哪能弄到肉?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前陣子透過karen的介紹,認識一位新的朋友,四月份被醫生懷疑是腎臟癌,他很勇敢的在三個星期前,傳統刀取出左腎,經化驗證實跟我一樣是腎臟亮細胞腫瘤。很幸運的,範圍僅局限在左腎,附近的淋巴、腹模等並沒受到波及,亦無遠端的轉移;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年輕,術後沒幾天就下床行動自由,一個星期後就約我喝咖啡。除了太瘦了點以外,精神抖擻不大像大病初癒的樣子。

最近、他努力的爬文增加對腎臟癌的認識,漸漸的開始很擔心術後轉移的問題,我取笑他都還當沒幾天癌症病人,就急成那樣;其實轉移或所謂的復發並沒有個絕對,一下沒法說清楚嚇到他也不好,總是積極的預防、樂觀的面對。目前存活率的數字已越來越不準確了,日本醫生很鄙視的不相信這些數字,因為他的病人裡十年或已經十幾年的一堆。

簡單的講,身體的癌細胞瞞過了我們的免疫系統,所以才能成長;免疫大軍集合在腫瘤周圍,被矇蔽了卻不知所措,因此有人說癌症即是過度的發炎所致。團結的腫瘤以較高的內壓,造成壓力的反差,讓免疫細胞難以進入內部,甚至以表面的結痂組織防衛。

過大的腫瘤,它的分泌物質讓我們的身體很不舒服,搶走優先的營養身體產生惡病質,就算有方法消滅它們,大量的癌細胞死亡,會有大量的細胞毒素,即所謂的細胞素風暴;於是醫師在可以處置的條件下,儘量都會以手術切除。原發點的癌細胞在生長的同時,循著血液的流動,釋放游離的分子,伺機而動的,或改裝易冒或巡迴觀望,在尋找可以著床生長的地方,當然、大多還是被我們的免疫系統視破而消滅。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