腎臟水藍色亮細胞癌 clear-cell renal cell carcinoma

目前分類:發現罹癌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   住進病房平靜的又過了個夜晚,一大早六點多吧,專業的抽血護士體恤病人餓著肚子,輕巧而熟練的抽走了血液的檢體。約莫八點八點半,沈寂許久一切都動了起來,傳送人員又來找我,這時手上捏著一疊厚厚的單子,有電腦斷層掃描、、X光、腎臟超音波、核子醫學攝影、....很多很多,現在只記得:全做好回到病房,肚子估估叫的已經過了中午了,但是我不大敢吃東西,只簡單的吃兩口蛋糕給身體一點熱量,喝了點水。

    到了傍晚,一位不算年輕可是也並不老練的新生代醫生,很福氣的 笑笑的 自己一個人走到我的病床邊,自我介紹他是我的主治林醫生(為避免當事人的困擾,暫先隱藏他的名諱):我剛才追蹤完你所有的檢查報告,你的左邊腎臟內包有一顆腫瘤,基本上這類型的腫瘤很少會是良性的,也就是一般所稱的腎臟癌,目前在電腦斷層掃描看到的是大約8公分,雖然在另一邊右腎沒發現奇怪的組織,但是在肺部有三個可疑的小點,是否為遠端轉移還得後續再觀察。肺部的下沿有很嚴重的纖維化,應該是長期抽煙造成的,它減低了不少你肺部的功能。

    醫生大概也都能掌握,當他對病人宣佈厄訊時會有什麼反應....他很nice的陪我空白了一陣子,接著說:你之前多次的血尿,及最近劇烈的疼痛,都是因為腫瘤雜亂增生的組織破裂所至,這也是腫瘤危險的原因,因為它雜亂而無秩序的優先生長,往往大到占據了正常器官的功能,或是突然崩壞了,引發嚴重的內出血,或慢性的損耗身體的運作平衡。

    我開口問: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 我100kg大大的身軀,躺在急診室專用小小張的診療床,左手埋著靜脈針頭,右手手背包貼著厚厚的紗布。原本、針頭是要埋在右手,可能小護士經驗不夠,或者還沒打過胖子的靜脈,又還是看我痛到縮成一球她太緊張了,針頭進進出出的5次以上吧,一直沒成功,眼看她也是急得滿頭大汗,心虛的用側眼偷偷看著我的表情。真的沒關係的,但是我痛到沒有任何心情去安慰她,其實也感覺不到什麼針頭的痛,終於最後換到了左手,成功的埋好針頭。

 

    又吃藥又注射的,約莫過了很大一陣子吧,其實藥效並沒有期待中或想像的那麼快,幾個鐘頭過去了,好像慢慢的沒感覺疼痛,拉著注射管線,行動並不自由,眼巴巴的盯著天花板,數看大方格子裡有多少小格,心理分析著可能的病情還有醫生的處置;連續問了幾個護士或值班的醫師,回覆都一律是正在觀察及等待檢驗結果。隔壁床老阿嬤的呻吟聲,監控儀器規律的警報聲,醉漢睡急診室的打鼾聲,醫護緊急奔跑的腳步聲。我真的不明白要觀察什麼?觀察到~再次痛起來?還是、觀察到不痛了就可以回家了,我白天才去看了門診被處置回家吃藥的.....。

 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3年的四月份,在經過了農曆年的長假後,才剛想在新的一年,應該開始好好做點事的時候,每天固定的接送小孩、上班下班....。

    就在那個星期五的夜晚,稍微小熬夜,臨睡前應該去上個廁所,怎麼似乎膀胱很滿到肚子有點漲,卻沒有尿急的感覺,正在納悶但同時更加壓力努力排出尿液,突然很痛的尿出一塊類似果凍的血塊,同時跟出大量的血液,但是後半段卻又是正常的尿液。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