腎臟水藍色亮細胞癌 clear-cell renal cell carcinoma

目前分類:關於癌症治療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       以前時有耳聞癌友後勤人氏,把商業謀略覬覦在長久培養的癌友身上,在長時間共同抗癌目標下,稀釋了禁臠癌友要求對方專業職能的水平,盲流的村婦大言不慚的,居然可以自信的給出如醫生權威的醫囑,就在癌友最脆弱時,逐一收割經營數年的抗癌群組病友,實髓知味的招開百人打針說明會大會,以群體催眠方式迅速賺取暴利,不負責癌友的死活、不需被政府監控、不用繳半毛稅金。試問清醒的癌友,客製化的免疫治療可以共用?精準醫療可以團購嗎?

        古老而未知的技術講成治癌捷徑、收費高低無以憑據、協同違法生技公司從事違法醫療;只要癌友的經濟狀況尚可,不借款、不負債、不干擾正規醫療,或許苟且算是無法積極處理時的心理希望。若更有甚者,宣稱次級醫療效果(細胞免疫療法)有如神助,更能凌駕正規醫療之上,殊不知風化區治療性病的婦產科居然能製造免疫血液.....實在無知又可笑。我們都知道、癌症治療需要毅力&治療沒有輕鬆的,倘有意志消沉的癌友一時的鬆懈,換來的就是無法再重來一次的喪失了醫療機會。

         目前人類最難克服的疾病是癌症,腫瘤治療技術日新月異,耗盡無數的人力物力,新藥以一日千里的速度被發明,唯因其效果獨佔鰲頭,價格也當然不那麼平易近人。不肖的次級醫療業者(如細胞免疫療法)迴避法規,以成立生技公司的架構,逃脫衛福部的管轄,偷偷從事所謂細胞培養回輸的醫療行為;不管是三年前或是三十年前的古老技術,皆收取天價的費用來轉移新藥很貴而有效的聯結,雖說山中必有隱士,但也不是山裡行走的老樵夫都能幫人治病,追根究底就是沒醫療資格的江湖郎中唱大戲而已。

        偷偷摸摸的醫療行為,其後果只病人偷偷摸摸自負。業者在設計這一整套謀利行為時,早計劃好一個個的斷點,譬如在其它診所以其它名義抽血,不留下任何醫囑或病歷資料,收編癌友後勤為業務人員杜撰口碑,以捐款名義收取款項逃避責任並逃稅,其中又以精確管控後遺症一項讓我甚為疑惑;在如業者形容的尖端科技之下,竟沒聽過注射後與人體稍有不相容的小小副作用,又或是在不合格的操作人員作業下,也沒針劑的失敗率或工作上的污染,這不禁讓我佩服其製作注射物內容的真偽。

文章標籤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這一年來很多朋友去接受高劑量維他命C的注射(以下簡稱Hi-C),也都很熱心的推薦我去試試;每位朋友對Hi-C的理解不盡相同,有人認為Hi-C可以治療癌症,Hi-C可以幫忙改善化療的副作用,Hi-C可以幫忙補捉自由基,到Hi-C可以美白。這裡以注射Hi-C可以治療癌症這一項最有爭議,基本上維他命C對身體的益處是已經被肯定的,但是治療癌症這項一直沒有正面的臨床證據,甚至在2007年還有期刊發表注射高劑量維他命C是錯誤的行為,因為高劑量的維他命C會拉高身體對營養素要求的齊頭水平,反倒造成其他種營養素等的缺乏。

    這次我們三個朋友一起,決定去拜訪鼎鼎大名的高雄X大醫院癌症輔助整合專科的陳主任;一個是我,腎臟癌四期轉肺,手術切腎切肺,現在只能標靶藥物控制腫瘤的生成;一位也是腎臟癌,三期無轉移,手術後傻傻的觀望了幾個月,然後提心吊膽的繼續觀察下去;另一位就厲害了,胃癌四期皮革胃,手術切除、化療、放療、腹部溫熱療法、口服化療TS-1什麼都做了。我們三位有幾個共同點,我們都有去日本久留米醫院,接受他們的胜肽免疫療法,及我們都很樂觀,很愛吃很愛聊天。

    陳主任的門診在癌友間是足具知名度的,去以前我一直很納悶,注射高劑量維他命C是那一門專科,掛好號才清楚它叫整合醫學門診,是對有須要的病人,提供除專科病理外的整合照顧。我們坐一早七點多的高鐵到左營,叫了台UBER(195元)到達醫院才十點出頭,居然已經過號到57號了,填好初診資料,量好身高體重血壓,完成後交給診間護士報到,這時候才是等待的開始,因為規則上大家都遲到才會讓號碼跑那麼快,後面的全變成過號等過號的,等得可久了;下次不管掛幾號,就是儘早到應該會比較省時間。因為我們回程依然路途遙遠,最後還是拜託護士小姐先幫我們安排,她很親切的讓我們三位一起,共同瞭解醫生的說明之後,再依個別的狀況給予整合醫療的協助。

    我們提出預擬的唯一關鍵問題:注射Hi-C對身體會有哪方面的傷害?尤其對於腎臟病人,因為我們都剩只一個腎,當然必須適當的保護使用。醫生的回答很正面,除會造成假性的低血糖以外,不會有傷害身體的情形,並肯定對腎臟不會有危害的。陳主任拿出下列的圖表,開始細心地跟我們解釋能幫助癌症患者的整合醫療照顧;陳醫師開宗明義的解說:外科手術直接把腫瘤切除或減量,化放療拼的是兩敗俱傷,標靶只能壓抑,目前還沒有任何方法能治好癌症。因此整合醫療提供外圍的幫助,與腫瘤形成動態穩定,幫助病人脫離腫瘤的威脅。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    在2013年的5月手術切除左腎,其實當時根本搞不清楚我到底是算哪期的病人,也不知道原來狀況是有這麼糟了,因為這些原因,我到現在都還一直很感激我的主治林醫生。在4月確診時,林醫師陳述了左腎的嚴重損害外,另外、從肺部的眾多疤點來看,雖說是三十年的老煙肺,狀況還是令人擔心的。果不其然,當時所極端懷疑的ABCD四個點,其中的ABC三點迅速的長大,二個多月的時間從CT難以判讀的疤點,都已成長為近一公分腫瘤;剛從大手術恢復過來,才過沒幾天踏實的日子,又必須面臨下一個手術,儘快的挖除腫瘤及取得檢體送驗。

    病理檢驗的結果,肺部長出來的一樣是腎腫瘤細胞,經過我一再的追問,林醫師才願意擰毛巾式的向我發佈是臨床四期的壞消息。但是他也說了,期數只是一種分類的方法,不論在哪個期數,只要不是零的存活率,就是代表還是有人會痊癒的,當然、活過了很多年的人,也不會自己跑回醫院跟醫生報到說他還沒死,他一直很關心沒意義的宣佈期數,會打擊無知病患的信心。

    肺部的手術後,醫生要我開始吃第一線的標靶藥,以延長存活期等待新的治癒方法。我自己上網找了一些有關標靶藥物SUTENT的相關資料,最讓我糾結的是它的平均有效期只有一年多,那麼是否表示在最多一年半內,我將眼睜睜的束手無策嗎?於此,雖然藥已經從醫院領回來了,我沒有勇氣開始吃,我不敢面對進入虛擬的倒數,開始每天都在思索著認命與如何掙扎。朋友介紹去台中許X夫醫師,許醫師劈頭就要我寫好遺囑….。終究、整天愁眉苦臉的一有線索,就急忙積極的去訪遍所有名醫。其間還跑到中國求治隱世中醫(這部份另篇再分享)。在吃了數個月中藥後的複檢,這段時間內D點沒有再繼續長大,每天煎熬水藥的辛勞,這種滿室滿屋滿身的藥味,換來的只是停止生長,這投報率似乎也太低了。

    實在也市因為水藥不好喝,突然、我想通了一件事,藥即是毒,大毒小毒而已,我贊同生命會轉彎,只要我不要再做出違背生命的事,生命就不會再有所為難。我思索著、今天已經火力全開的中藥,他日是否還依然能有效,反之、在我健康時開始面對藥物治療,輕易的就能壓制癌細胞的生長,或許能產生大於平均值的長期有效。而標準程序公開的治療方案,已經過普世價值無數次的考驗,不會是唯一的,但一定會是最好的治療方案,真是所謂的”佛在靈山莫遠求”。後來我太太也認為那麼一大袋的中藥草,精粹出可以幫我治癌的有哪些成份?剩下的、吃進去的,都要靠我剩餘的唯一的B腎來處理,因為A腎已經提早陣亡了。於是,我停掉了所有的非正規治療,開始服用化學標靶藥物,心不虛了,整個人也變開朗起來,每個月定期的回診,敞開心胸的跟醫生討論作戰方針。也從這時候經由主治醫生的介紹,開始認識免疫療法,慢慢的在正規醫療的空檔,穿插對尖端醫療的嘗試。

文章標籤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到最後 我還是難以

相信   

   今天接到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,xx大哥在十天前已經走了,我無法揣測,大哥在要走的時候,他的心裡,是不捨,是不願,是無能為力,或者是如釋重負的輕鬆。

    今年的元月27日第一次在日本見到大哥,他眼神剛毅,似乎再十倍的折磨終都能忍過去;歪斜著頸子,緩步的移動,自傲而堅定的向我介紹什麼是”原始點”按摩.....因為按摩師傅重複的按壓,把他按成筋膜炎.....過兩天就可以復原了.....他有朋友因為癌細胞的侵害,整個腹部都挖空了,他不相信西方醫學,不滿藥廠為了獲利的欺瞞。他相信與其被副作用的折磨,寄托在中醫&自然療法,都能治好他的病。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經過一個多月的準備資料和冗長的等待,終於獲得福岡久留米醫院的通知,安排在今年的1月21日去日本完成基礎的身體檢查與HLA篩檢,這些檢查需通過治療計劃的要求標準,才能開始排程接受癌症胜肽疫苗的注射。(申請方式參照Caspar wang在部落格已有詳細說明)。臨出發的2天前,突然接獲日文翻譯張藍方的通知,當天還有一位也是從台灣去的病人,因為他的情況比較嚴重,最要命的是:”他不接受侵入式的治療”,藍方必須要能全力的協助他,改介紹她的朋友當我的翻譯,不過、我們還是會一起從飯店出發,一起到醫院,只差個別進診間時一同進去的翻譯人員不同而已。

 

    當天約好上午九點半在飯店大廳集合,我們提前點時間下去,坐在大廳的椅子上東張西逛的,一位樸素的袖珍熟女(以下簡稱大嫂):請問你是李先生……;原來藍方已先介紹過我們,她先生也是腎臟癌的病人,三個月前在榮總及三總確診,左腎有一顆很大~11公分的腫瘤,已經遠端轉移到肺部,相信淋巴應該也很難倖免,醫生早已處置要即刻人院手術治療。大嫂身後跟著一位身型單薄、穿著灰暗厚重的中年男性,後來得知他比我大2歲(以下簡稱大哥),行動緩慢的歪斜著頭走到大嫂身旁的椅子坐下,大嫂即刻從他大大的背包裡,取出保溫瓶,遞上一瓶蓋的溫開水,據說他從生病以後已經瘦了1,20kg。大哥緩慢的解釋著,因為背部的筋骨酸痛,歪斜著頭能讓他感覺舒服點…他相信按壓「原始點」療法…脊椎的按摩使他覺得舒服、轉移了疼痛的位置……。「這是筋膜炎、過兩天就好了」;大哥堅持自然療法、改吃素食,不接受侵入式的治療、不吃止痛消炎藥,不吃任何化學製造的西藥。

 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