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時有耳聞癌友後勤人氏,把商業謀略覬覦在長久培養的癌友身上,在長時間共同抗癌目標下,稀釋了禁臠癌友要求對方專業職能的水平,盲流的村婦大言不慚的,居然可以自信的給出如醫生權威的醫囑,就在癌友最脆弱時,逐一收割經營數年的抗癌群組病友,實髓知味的招開百人打針說明會大會,以群體催眠方式迅速賺取暴利,不負責癌友的死活、不需被政府監控、不用繳半毛稅金。試問清醒的癌友,客製化的免疫治療可以共用?精準醫療可以團購嗎?

        古老而未知的技術講成治癌捷徑、收費高低無以憑據、協同違法生技公司從事違法醫療;只要癌友的經濟狀況尚可,不借款、不負債、不干擾正規醫療,或許苟且算是無法積極處理時的心理希望。若更有甚者,宣稱次級醫療效果(細胞免疫療法)有如神助,更能凌駕正規醫療之上,殊不知風化區治療性病的婦產科居然能製造免疫血液.....實在無知又可笑。我們都知道、癌症治療需要毅力&治療沒有輕鬆的,倘有意志消沉的癌友一時的鬆懈,換來的就是無法再重來一次的喪失了醫療機會。

         目前人類最難克服的疾病是癌症,腫瘤治療技術日新月異,耗盡無數的人力物力,新藥以一日千里的速度被發明,唯因其效果獨佔鰲頭,價格也當然不那麼平易近人。不肖的次級醫療業者(如細胞免疫療法)迴避法規,以成立生技公司的架構,逃脫衛福部的管轄,偷偷從事所謂細胞培養回輸的醫療行為;不管是三年前或是三十年前的古老技術,皆收取天價的費用來轉移新藥很貴而有效的聯結,雖說山中必有隱士,但也不是山裡行走的老樵夫都能幫人治病,追根究底就是沒醫療資格的江湖郎中唱大戲而已。

        偷偷摸摸的醫療行為,其後果只病人偷偷摸摸自負。業者在設計這一整套謀利行為時,早計劃好一個個的斷點,譬如在其它診所以其它名義抽血,不留下任何醫囑或病歷資料,收編癌友後勤為業務人員杜撰口碑,以捐款名義收取款項逃避責任並逃稅,其中又以精確管控後遺症一項讓我甚為疑惑;在如業者形容的尖端科技之下,竟沒聽過注射後與人體稍有不相容的小小副作用,又或是在不合格的操作人員作業下,也沒針劑的失敗率或工作上的污染,這不禁讓我佩服其製作注射物內容的真偽。

        然而在這被偷偷摸摸的氣氛下,或許他們算計著剽竊正規醫療的效果,病人配合偷偷摸摸的去打針,偷偷摸摸去給付大額金錢(每年至少壹佰萬台幣以上),偷偷摸摸的不曉得這是什麼治癌的絕世針劑,偷偷摸摸的根本不知道什麼被打到身體裡,只有生技公司大大方方的用嘴巴說療效,大大方方的從事醫療行為,大大方方的不用負責癌友的生命安全,大大方方的向癌友收取大筆金錢;只因病人被矇混以為是救命的希望,偷偷摸摸的被引導把路過的老農夫演成了救命神仙。

        近來政府已逐漸的開放在台灣的免疫治療,藥廠與各大醫院合作推展各種免疫用藥計劃,有關免疫細胞的研究,因目前較難有廣域而顯著的標定效果,國內外各大醫療機構每每高教育人材,皆緊鑼密鼓傾心傾力的投入實驗計劃;若民間企業低門檻的生技公司,有可治好癌症的獨特技術,似乎也無暇不必要再狡兔三窟的,或偷偷摸摸的幫病人打針斂財,應該有開不完的研究會議,應該很忙著接受國際期刊專訪,應該忙著全球領獎為國爭光了。

        於此、希望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,請要有不具醫師執照者不得從事醫事行為,不明物體不能打到自己身體內的堅持,有興趣進行免疫治療的,應該找合格的醫療院所,過度的編纂醫療內容、或過度的誇大療效,以人言做為口語傳銷的生技公司,就一定是詐騙,注射針劑等侵入性治療,需出具書面內容物報告,找合格的醫院醫生,更應該索取醫療收據抵稅並留底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 J F 的頭像
LEE J F

--- 開始 第二個 新人生 ---Lee J F(成功李) 的部落格

LEE J 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